紀檢監察

央企正風反腐怎么抓—訪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資委紀檢監察組組長陳超英

發布日期:2018-09-14 14:14:00 瀏覽次數:
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推進,中央企業反腐敗斗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并鞏固發展。據統計,黨的十八大以來至今年7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資委紀檢監察組和央企各級紀檢監察機構共受理信訪舉報190099件(次),初核98634件,立案28399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39612人,移送司法機關處理1101人,“不敢腐”的震懾效應初步顯現。
準確把握當前央企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形勢,是做好下一步工作的基礎。取得成績的同時,央企黨風廉政建設當前還面臨怎樣的挑戰?下一步,駐委紀檢監察組工作將從哪些方面發力?人民日報記者近日專訪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資委紀檢監察組組長陳超英。
央企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
記者:您怎么看當前央企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形勢?
陳超英:黨的十八大以來,央企的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中央紀委、國家統計局組織的2017年央企黨風廉政建設民意調查數據顯示:受訪的職工群眾中,92.11%以上對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取得的成效表示滿意,92.67%對遏制央企腐敗現象有信心。
成績值得肯定,但央企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遏制腐敗蔓延勢頭仍處于關鍵期。對比中央國家機關和地方,部分央企在認識上和工作上都有差距。
我們統計,連續4年,駐委紀檢監察組受理信訪舉報每年超過1萬件次,今年1—7月受理信訪舉報6482件,現有問題線索涉及人員范圍較廣。目前,“減存量”任務艱巨,“遏增量”任重道遠。
此外,不同企業之間監督執紀問責工作不均衡,一些企業集團紀委長期零初核、零立案,問題線索簡單談話函詢后就予以了結,96家央企中,今年上半年零立案的企業有17家,零處分的企業有21家,數量約占央企總數的17.7%、21.8%。
記者:經過幾年來持續正風反腐,央企對全面從嚴治黨認識總體情況如何?
陳超英:近年來,隨著案件查處力度不斷加大,央企集團層面黨風廉政建設意識明顯加強。過去一些央企領導干部認為搞經營可以講點特殊,可以游離于規定之外,存在不按規定等級乘坐交通工具、吃住講排場等情況。但是,黨規黨紀適用于所有黨員,央企怎么能搞例外?經過這幾年持續正風反腐,集團層面絕大部分領導干部對此都有了清醒認識。
但也要看到,一些二級以下企業對抓正風反腐認識上還有差距。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還不夠,責任傳遞不平衡,仍存在“上熱中溫下冷”、層層衰減的現象。
記者:央企“不敢腐”的目標還未完全實現,具體體現在哪些方面?
陳超英:在當前高壓態勢下,央企中仍存在不收斂不收手的,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有的甚至變本加厲,這其中甚至還包括一些集團領導、紀檢干部。
我們不久前查處一起案件,一家央企下屬某單位主要領導因腐敗問題被查處,集團分管人事的副總經理帶隊去宣布新的人事任命,當晚居然接受新班子公款宴請并飲酒,新任主要領導還未正式上任就違紀。而且,集團紀委副書記不僅不制止,甚至參與宴請,下屬單位紀委書記也參與了宴請。可以說,這些人根本無視黨規黨紀、無視前車之鑒。
記者:根據十九屆中央首輪巡視反饋情況,一些央企“四風”問題依然存在,甚至存在“邊糾邊犯”“屢查屢犯”的情況。當前,央企“四風”問題整治情況總體如何?
陳超英:黨的十八大以來,央企“四風”問題得到有力遏制,但“四風”問題樹倒根在,仍有反彈壓力。近期我們就查處了一些違規乘坐頭等艙、公款吃喝問題。有一家央企在集團集中培訓期間,中層干部和下屬企業班子成員共計40人,接受供應商在高檔酒店的宴請,飲用了茅臺等高檔酒水。
另外,與享樂主義、奢靡之風相比,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認定標準不夠明晰,治理手段相對有限,效果不夠明顯,有待進一步加強。
對央企問題線索正在全面清理,爭取2019年基本消化存量
記者:針對央企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依然嚴峻復雜的形勢,駐委紀檢監察組近期有哪些“大動作”?
陳超英:摸清底數,才能有的放矢。目前,我們正在全面清理央企問題線索。到8月底,各企業集團紀檢監察機構將完成對黨的十八大以來受理的問題線索大排查、大起底,特別是反映同級黨委(黨組)管理干部的問題線索和領導批辦的其他問題線索。
我們將從重點案件突破上解決問題,在堅決處置增量的同時,積極消化存量,力爭今年底前完成1/3、2019年基本消化完存量。此外,我們將督促央企集團加大對二級以下企業腐敗和作風問題查處力度,堅持行賄受賄一起查。
記者:除了查辦案件,央企的監督工作如何強化?
陳超英:在監督方面,我們將充分運用紀律監督、監察監督、派駐監督、巡視監督等方式,把監督落到實處。需要注意的是,紀律監督不是軟約束而是硬要求,是“長牙”的,不能把紀律監督簡單看作是第一種形態。沒有后面三種形態的震懾,第一種形態就失去了基礎。應當用“六大紀律”這個標尺去衡量黨員干部行為,堅持違紀必糾、執紀必嚴,不能把問題線索一談了之、一函了之。
配強紀檢監察隊伍,確保對央企行使公權力管理人員監督的全覆蓋
記者:十九屆中央首輪巡視以及國資委黨委2018年首輪巡視均已反饋巡視意見,駐委紀檢監察組將如何抓好督促整改?
陳超英:我們將強化整改日常監督,特別是加強對企業黨委、紀委的監督,著力督促企業在整改上發力,做好巡視“后半篇文章”。具體來說,督促企業黨委落實整改主體責任,帶頭落實整改,決不能把“層層傳導壓力”變成“層層推卸責任”;督促企業紀委把對整改的監督作為日常監督的重要內容,主動監督、靠前監督、經常監督。我們將對整改不力、敷衍整改、虛假整改的嚴肅追責問責,公開曝光典型案例。
記者:根據監察法,“國有企業管理人員”等納入監察范圍,央企的監察范圍擴大,紀檢監察組將如何應對監督對象更多、任務更重、責任更大的新挑戰?
陳超英:駐委紀檢監察組負責對國資委機關、直屬單位,96家央企以及16家國資委直管協會進行監督。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央企共有各級法人單位4.6萬余家,其“一把手”就超過4.6萬人,再加上這些單位各級管理人員,監察對象更多。可以說,監督對象類別多、數量大,問題線索處置任務重,是駐委紀檢監察組的一個顯著特點。我們將通過抓黨的領導、抓關鍵少數、抓分層落實責任、抓全覆蓋等方式,確保對央企行使公權力管理人員監督的全覆蓋。
記者:打鐵必須自身硬。下一步將如何加強央企紀檢監察隊伍建設?
陳超英:經過實踐鍛煉,大部分央企有了一支能擔重任的紀檢監察隊伍。但央企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正處于關鍵期,面臨的任務很重。也要看到,一些央企集團層面的紀檢監察人員數量還偏少,二三級企業紀檢監察力量過于分散,有的未能有效發揮作用。
下一步,我們將把做強集團紀檢監察機構作為重點,把集團層面紀檢監察隊伍配強。央企集團一級紀檢監察機構中至少得設兩個部門——綜合職能部門和監督執紀部門,有條件的可以設置審理部門,每個部門不少于3人。同時,我們還鼓勵各央企結合實際情況,積極探索二級以下企業紀檢監察機構的設置方式。(來源:人民日報)
北京时时彩app